即时新闻

陆旸 夏杰长:疫情对服务业冲击的影响及对策

2020年03月25日 来源:紫金智库
分享到微信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

此次疫情与2003年非典对经济影响差异很大

此次疫情与2003年存在很大的不同,这些差异将影响最终估计结果。具体来看体现在如下方面。

在时间上,2003年中国刚刚加入WTO不久,外需的急剧扩大使得人口红利能够充分发挥,经济发展处于上升趋势。而2020年虽然我国经济规模总量更大,但人口红利消失使潜在增长率放缓,外需不足使实际增长率有低于潜在增长率的风险。

在疫情出现的时间点上,2003年非典疫情出现在春节之后,人员流动相对较小。在“在岗”的条件下实施防范措施,对生产的影响相对更小。而此次疫情出现在春节之前,人口流动规模大且人员返乡使得防范措施更加严格,工人“不在岗”的条件下的防范措施势必对一些企业行为产生影响。例如,工厂老板会考虑复工带来的潜在风险,甚至考虑到经营环境恶化,使一些仅能勉强维持生存的企业被迫关门倒闭。

在政策措施上,与2003年非典时期相比,此次防范疫情政策更为严格。湖北省处于封闭状态,其他省份也有严格的管控措施。如果仅仅是发生在春节假期,将不会造成多大的影响。然而,这种休假模式从2月1日延长到2月9日,此后有省份又不同程度地延长复工时间到2月17日。即便2月17日复工,也有许多限制条件。

在金融风险上,我国近年来银行杠杆率增加,无论是企业还是居民的储蓄率都大大低于2003年。如果疫情导致部分企业倒闭,短时间又没有新的经济增长点,将出现周期性失业问题,银行金融风险加大和经济进一步下行等严峻问题。而2003年,中国正在分享加入WTO的红利,经济上升势头很明显。

疫情对重点服务业领域经济影响评估

由于服务业有人口聚集性特点,与防止疫情扩散所采取的隔离措施之间冲突最大,疫情持续发展无疑对服务业的经济和就业造成重创。笔者分别对娱乐业、餐饮业、旅游业的经济损失做出估计。

第一,疫情对娱乐业影响。2020年大年初一全国电影票房仅有181万元,去年则是14.58亿元票房收入,票房收入仅为去年的0.124%。这一比例十分具有参考性。根据工信部《2019中国泛娱乐产业白皮书》,2019年我国泛娱乐核心产业产值约4155亿元。如果疫情4月得到控制,持续影响按照3个月计算,那么该产业损失至少达到910亿元。根据《中欧商业评论》发布的调查结果,34%的企业现金只能维持1个月,33.1%的企业可以维持2个月,17.91%的企业现金可以维持3个月。假设疫情4月之前得到控制,几乎67%的企业将会面临倒闭风险。即使假设只有30%的企业存在倒闭风险,最终对全年经济的影响将达到831亿元。因此,关停和后续由此带来的倒闭,使得全年娱乐业经济损失可能达到1741亿元人民币。

第二,疫情对旅游业影响。除娱乐业外,疫情对旅游业的影响也很大。旅游业收入包括两类,国内旅游收入和国际旅游收入。受疫情影响,很多国家已经停飞国内航班,并宣布了旅游警告,国际旅游收入将锐减。2018年国际旅游外汇收入1271.03亿美元,按照疫情持续影响3个月来计算,今年国际旅游收入将至少减少318亿美元,约合2224亿元人民币。此外,2018年全年国内旅游总花费是51278.3亿元人民币,按照疫情影响时间3个月计算,国内旅游全年收入减少12820亿元人民币。因此,疫情对旅游业的经济影响可能达到1.5万亿元人民币。这一损失还没有包括小旅行社倒闭可能带来的损失。

第三,疫情对餐饮服务业影响。部分餐饮行业在疫情期间可以通过送餐服务减少部分损失,因此与旅游和娱乐业不同,损失会相对少一些。2019年12月全国餐饮收入4824.6亿元人民币。每年春节前后都是餐饮业收入增长最快的时候,然而受疫情影响,全国各省份无论是连锁餐饮企业还是小餐馆都普遍停业。即使未来疫情缓解,在短期内人们去外面就餐的可能性也会很小。餐饮业的整体影响可能要等到疫情全面消减时才会完全恢复。即使按照50%的损失计算,在疫情影响下,餐饮业3个月的损失大约为7237亿元人民币。如果考虑到3个月的资金压力和企业倒闭,全年餐饮服务业的经济损失将达到1.88万亿元人民币。

以上三个重点服务业是很难在疫情结束后实现补偿增长。然而,商品零售业虽然也会受到疫情影响,但是却有明显的补偿消费特点,疫情结束后会增加消费,全年的整体影响不大。从简单推算来看,三个服务业重点领域在疫情期间和此后可能产生的经济损失至少为3.55万亿元人民币。因此,在疫情影响下,后续政策帮助企业渡过难关,我国2020年经济增长将从第二季度开始逐步反弹。从长期来看,我国的经济增长潜力仍然较高,在“十四五”时期,平均潜在增长率能够达到平均5.5%。

缓解疫情对服务业冲击的对策建议

疫情对传统线下服务业企业的影响更大,服务业的复工时间却受不可抗力的因素制约,政府需要出台更多可操作且行之有效的措施,以减轻服务业资金压力,保障重点服务业能够度过3个月生存期,尽量避免疫情冲击从服务业向其他行业乃至金融领域蔓延。

(一)减轻重点服务业企业的运营成本

第一,政府应尽量避免用行政命令方式对服务业企业工资进行约束。工资是供求关系的结果,在疫情期间服务业关停且生存困难的情况下,如果政策对员工的工资进行保护,实际上最终将伤害员工利益。如果服务业企业不能支付停业状态下的工资成本,行政命令强行要求这些企业必须发放全额工资,那么将加速企业选择破产倒闭,而不是尽力维持现状渡过难关。服务业企业和员工之间可以根据停工时间协商一个最低工资水平,保障员工基本的生活开支的同时减轻服务业企业用工成本。

第二,允许服务业企业根据疫情发展延长缴纳五险一金的时间。服务业企业由于受到不可抗力因素影响,店面和营业场所关停。除工资成本外,服务业企业的用工成本中,五险一金也占了很大的比例。这部分成本也成为影响服务业企业生存的重要因素。如果政府出台相关政策,允许线下服务业企业延缓缴纳五险一金的时间,将有助于这些企业减轻资金压力。等到疫情缓解后,这些企业能够重新开工盈利,到时可以再补交五险一金。缓交时间可以定为疫情结束后的半年至一年内。

第三,减免租金和政府补贴相结合,减轻服务业企业的租金成本。服务业企业的租金成本将直接影响其生存。解决这一难题可以通过减免租金和政府补贴两个方式。受疫情影响必须停止营业的服务业企业,如果其承租国有企业房产,可以根据疫情结束时间减免征收房租,减免政策可以持续到政策允许此类企业复工时为止。其他业主和中小型服务业企业与租户之间可以采取协商的方式,鼓励业主为租户减免房租。如协商后不能获得减免的服务业企业,政府可以通过财政补贴的方式帮助这类企业渡过难关。财政补贴的金额可以根据租房合同和银行房租支付流水作为依据,政府全额补贴。

第四,降低疫情期间服务业企业的贷款利率,减轻资金压力。服务业企业在疫情期间无法营业属于不可抗力因素,应在疫情期间给予此类企业原有的银行贷款利率适当优惠,对此类企业在疫情期间的利率水平进行定向降息。利率恢复到正常水平应视疫情结束时间,政策允许开业时为止。通过这种方式帮助服务业企业减轻成本压力。

(二)转换运营模式,解决线下服务业在疫情期间面临的困境

线上服务项目冲击相对较小,甚至还有爆发式增长的趋势。例如,网络游戏、在线娱乐平台等。然而这些线上服务业毕竟发展空间有限,创造的就业岗位也不多。线下服务业企业创造就业机会最多,如何在疫情期间改变线下服务业运营模式是关键。

第一,线下服务业企业可以采取预售方式减轻资金压力。保险公司和线下服务业企业之间可以推出合作项目,采用“打折预售+担保”的方式让消费者提前预约未来的线下服务业消费。这样可以缓解线下服务业企业在短期内资金压力,同时扩展未来复工后的客户群。例如,预约旅游项目、预约KTV和餐饮消费服务等。

第二,酒店、企业和政府之间在疫情期间的合作项目。制造业复工后员工感染的潜在风险是制约企业复工的重要因素。地方政府也同样对复工后人员流动造成的疫情扩散有所顾忌。建议政府、企业和当地酒店行业开展合作,采用政府对酒店补贴和员工统一居住的方式,可以获得多项收益。首先,员工统一住在单位附近的酒店,减少交通和居家感染的风险。其次,政府对酒店进行基本补贴,可以使酒店减少疫情期间的部分损失。

第三,政府应该在疫情得到控制的地区逐步放开服务业管制。服务业虽然具有聚集性特点,服务业延期开工是防范疫情扩散的最佳选择。然而,全国不同省份的疫情扩散风险不同,有些省份新增病例持续减少甚至零增长,对这些地区可以适当放宽限制政策,在做好省级人员流动疫情防控的前提下,可以将省内服务业复工有序放开,避免“一刀切”式的行政命令对疫情较轻的地区服务业造成不必要的冲击。(陆旸: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;夏杰长: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)

来源:中国经济时报


推荐阅读

入驻平台 :  百家新闻  |  搜狐新闻  |  今日头条  |  腾讯新闻  |  一点资讯  |  凤凰新闻  |  网易新闻

授权发布平台 :  新华日报  |  南京日报  |  中国江苏网  |  龙虎网

合作媒体 :  新华社  |  中国新闻社  |  新华网  |  人民网  |  光明网  |  国际在线  |  中国网  |  中国日报网  |  中国青年网  |  中国搜索  |  千龙网  |  半月谈  |  凤凰网  |  新华报业网  |  扬子晚报网  |  网易网

总部办公地址 : 南京市玄武区黄埔路黄埔大厦24楼

民意调查与绩效评估中心地址 : 南京市新城科技园安科大厦A栋1101

联系电话 : 025-83301762 58919658

电子邮件 : 1115821846@qq.com